贝博唯一官网-学生时间少,师资力量缺 虚拟“导师”带医科生临床实践

贝博唯一官网-学生时间少,师资力量缺 虚拟“导师”带医科生临床实践

  学生时间少,师资力量缺 虚拟“导师”带医科生临床实践

  执业(及助理)医师资格考试是医师正式上岗执业的“通行证”,其中实践技能考试非常重要。如今,医学生足不出户就能进行实践训练。

  记者日前从有关方面获悉,继在部分地区开展试点多年之后,国家医学考试中心执业(及助理)医师资格考试新方案将在更大范围内推行,其中,“实践技能考试采用新三站考试方案,利用计算机、医用模拟人和医用模具等技术,能够更客观和规范地考核考生的临床思维、体格检查和基本操作等临床技能”。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医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郭立说,这将促进虚拟仿真等技术在医学教育中的应用,加速我国医学教育智能化进程。

  实践教学是我国医学教育中的重点

  “就像学开车一样,仅仅通过视频讲解、看书、听课是学不会开车的。医学实践能力的学习训练对医学人才的培养尤为关键,必须重视适宜培训方法和先进教育技术的应用。”郭立说,“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不难看到,穿脱防护服、吸痰供氧、胸腔穿刺、气管插管等操作至关重要,规范的高水平操作不仅关乎医疗效果,也关系到医护人员的自身安全。”

  采访中,不少专家表示,临床实践教学是我国医学教育中的重点和难点,是提升医学生实践能力和综合素质的重要保障。在我国,临床实践教学一般包括临床见习和临床实习两个阶段。近年来,医学院校非常重视医学生的临床能力培养,但仍然面临扩大招生后医学生数量加大、临床实习与考研就业冲突等矛盾。

  随着全社会教育水平的提高,大多数高校招生规模都有所扩大,当前医学生招生总数量比十多年前有了很大增长。虽然临床实践教学资源也在不断增加,但与学生数量的增长相比仍有待充实和加强。据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医学教育分会候任主任委员王维民介绍,我国医学教育师生比标准是1∶16,还有一些院校甚至达不到这个标准。

  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院迟宝荣教授曾表示,实践是对医学生临床技能的全面训练。然而,现在就业压力大,许多学生最后一年忙于找工作或准备考研,实习时间严重缩短,实习病种也不齐全,严重影响了临床技能的掌握。此外,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张剑、何继勇等看来,各教学基地对一些较为复杂的动手操作项目明确规定不允许实习学生实践,减少了实习学生的实际训练机会。

  智能技术给学生配置“一对一”导师

  郭立告诉记者,临床实践教学需要具有丰富临床经验和教学经验的医师承担,而短时间内不可能新增足够数量的、能够承担临床实践教学的医师。与此同时,能够承担临床教学任务的医师也多是临床医疗骨干,其临床任务繁重,教学精力有限,这也加剧了临床实践教学资源的紧张。因此,如何利用智能技术、大数据、移动互联和云计算等新技术手段,强化医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成为近年来医学教育界积极探索和实践的课题。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提出了进阶实训模型,即先进行在线仿真训练,再进行虚实结合训练,随后再进行模拟场景训练,最后再进入临床实训。

  目前,我国许多医学院校也建立了虚拟仿真实训平台。例如,为解决陕西省相关院校医护类专业疫情期间技能实训教学的困难,陕西省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卫生类专业委员会联合技术平台企业,在春节后的短短几周内,完成了覆盖全省高职院校的医学技能在线虚拟仿真教学平台建设。教育部全国卫生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卫生专业委员会理事赫光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陕西已有16所院校共计数百名教师在该平台上进行3D仿真技能实训教学,上万名学生在仿真实训平台上进行技能训练学习。

  “虚拟仿真实训平台结合真实病例,模拟仿真了临床环境和患者。以最新上线的‘明日良医’新三站仿真实践技能训练平台为例,包括临床执业医师考试需要的相关技能如病史采集及病例分析、内外妇儿等基本技能仿真操作,都可以在平台上进行。学生在操作时,平台会实时纠错,并在操作完成后自动形成评价报告。”郭立说,这相当于给学生配备了一位“一对一”导师,对学生进行“手把手”师带徒式的教学,有效缓解了我国医学院校师生比偏低、临床教师资源不足的问题。

  在赫光中看来,虚拟仿真实训平台还打破了时空限制,实践训练只要有电脑或者手机就可以在线进行,不需要到实体教学中心,这使得无论东部城市还是西部农村的学生都能享有同样优质的教育资源,实现了优质教育资源共享。

  借鉴国外模式将医学实践教学分级

  不少专家表示,在一定程度上,医考作为医学教育的“指挥棒”和医学人才培养质量的标准,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进医学教育的变革。强化实践考核将对医学教育产生深层次影响,加速医学教育智能化进程。

  郭立也介绍了国外医学教育改革的情况。据报道,哈佛大学医学院将医学实践教学分成若干层级,从模拟教学到临床实践,其中第一个层级的基本技能训练已经完全可以由虚拟仿真实训平台自动实现。现有的智能技术已经具备了完成基本技能教学的能力,成为一种卓有成效的医学生临床技能培训的辅助手段。

  为此,他建议,我国可以借鉴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经验,将基本技能的教学交给智能化系统,而将本来有限的教师资源用于系统不能完成的工作,比如医患沟通、相对复杂的病例分析和处理等。通过智能教学技术,可以提供相当于成千上万的医学基本实践技能专业教师。在临床教师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应对如此大规模的医学人才培养需求,医学院校可以在医学教育领域加强智能化建设和应用。

  医学教育智能化涉及医学、教育、智能化等多个领域。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2018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明确要求,“加快推进示范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建设,项目运营平台上线运行,认定两批350个项目,形成支撑22个专业类的在线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集成学习环境”。不少院校和承担教学任务的医院投入巨资进行医学教育智能化尤其是虚拟实训平台等教学智能化建设,新三站实践技能医考的实施将会加速这一趋势,为我国努力成为医学教育智能化强国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编辑:罗攀】

You may also like...